首页 · 新闻 · 正文

十年成就支线航空典范胡晓军期待金融让华夏航空飞得更远

发布时间:2016-10-10 13:24:25

曾经喊出“为生活在中小城市的人民获得更自由发展空间提供平等的出行权”的华夏航空,今年正式进入其成立后的第十个年头。自成立以来,华夏航空一直致力于国内支线航空的发展,其大力发展支线航空的做法,已经成为业界的成功典范。10年时间,华夏航空已开通60余个支线航点城市,覆盖国内支线航点超过40%,独飞比例超过80%,在贵阳、重庆、大连、呼和浩特、西安均设立运营基地。
 
9月22日,华夏航空举行了成立10周年庆典活动,并发布了“从通达到通融”的目标,预示着其新十年的崭新开始。而在此前一天,华夏航空董事长胡晓军开启了在清华五道口金融EMBA 2016秋季班的学习生涯,以此让华夏航空飞向更高的天际。

 

深耕支线航空
 
从事民航业20多年的胡晓军,1988年研究生毕业后,被分配到深圳蛇口,此后一直扎根民航事业。在他看来,中国改革开放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接下来进入全面小康阶段,意味着有更多人可以选择民航出行。“做企业要和大趋势一致,华夏航空很早就选择了这个前景广阔的行业,又深耕了支线航空这个新生细分市场。2000年曾有公司尝试做支线航空,但都不如华夏航空做得纯粹,做了几年就退出了。”
 
       
这个先例也给胡晓军提了个醒,只有找准切入点才能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生存下去。“支线城市不像干线城市想飞哪都行,也不可能高密度地每天飞行二十几班,因为旅客量及时刻资源不支持。支线城市的乘客只能通过支线到干线,再加上干线的网络中转。这时候支线公司和干线公司的合作能力要求非常强,决定着能否拿到好的价格和航班保障。我们纯做支线,就能最广泛的合作。比如海航和国航、南航竞争,彼此都不会给对方好价格,但是因为我们不做干线,没有形成竞争的态势,所以可以和所有人合作。尽管我们没有干线航线,但是在连接国内上百条干线航线上都有大作为。”
 
另辟蹊径的做法让华夏航空在支线航空领域独占鳌头,而市场发展的势头也证明这一选择的明智。“支线市场规模的增长比干线市场快一倍,已经高度成熟的干线航空市场去年的增长率在9%左右,而支线市场扩展了18%。”胡晓军说道。2016年以来,华夏航空更加大了引入支线飞机的力度,庞巴迪CRJ900机队以接近每月一架的速度增加,创造了支线航空的华夏速度,令业界瞩目。
 
初尝胜果后,华夏航空打算把支线航空的业务向国际市场拓展。据胡晓军介绍称,华夏航空今年开始布局连接中国三四线城市与国外三四线城市。如今已获得国际运行资质的华夏航空,正在多个地方进行选择,其中包括远东日韩俄等国家,以及东南亚诸国。
 
从通达到通融
 
在举行十周年庆典的同一天,华夏航空同时发布了《中国城市航空通达性报告》。据胡晓军介绍,通达性就是指一个地区的老百姓借用公共交通工具到达想去的地方所花的时间。华夏航空从2007年开始便一直研究通达性的问题。“中国人习惯用‘穷乡僻壤’来定义落后地区。这个词很准确,穷乡是用GDP定义的,僻壤是指通达性,这是很明确的一个指标。”胡晓军认为中国百姓的基本需求无非“衣食住行”,其中“衣食住”都有具体的指标可以衡量,但“行”目前没有明确的指标来衡量。
 
虽然从国家建设角度有一些指标进行衡量,比如人均高铁、高速公里数等等,从行业的运行上有吞吐量等等指标,但这些数字与老百姓相关度并不高。“首都机场的吞吐量是全球第二大,基础设施规模是最大的。但作为北京市民,这些指标跟我都没有什么关系,我需要的是从北京出发到达想要去的地方,平均多少时间,我能多快到达想去的地方。”
 
此次华夏航空发布的航空通达性报告,为提升中小城市航空通达性提供了可量化的参考指标,为政府、投资方投资地方经济、发展提支线航空提供了更为科学的参考依据。胡晓军认为通达性对于华夏航空的意义是“通过支线和干线对接起来,确立了一个完善的航空网络。在未来,高端的智力交流主要还是以航空为载体,航空通达性是定义支线城市能在多大范围内获得智力资源支持的能力。”
 
用十年时间完成通达性建设后,接下来的十年华夏航空将在通融性问题上继续发力。在胡晓军眼中,“从通达到通融”是思维转变,这对华夏航空来说,将是又一个重要转折点。
 
如果说“通达”仅涉及航空本身,那胡晓军口中的“通融”则涉及到了与航空有关的方方面面。“通融是要发展一些和通达性密切相关、且高度依赖于通达性的行业,比如长线旅游、生鲜、冷链等领域,这些行业我们都在着手布局。这样大规模的产业融合肯定涉及到并购。”胡晓军说道。
 
企业和个人补短板
 
对于许多企业来说,到了企业扩张这个阶段,兼并收购是最主要的手段,这对华夏航空来说,也是一样。“做基础的时候得自己做,但是在产业扩张的时候,我们已经具备核心竞争能力,到了要把这种能力释放应用的时候,这时候再重新做基础,或重新做一个企业,在时间上来不及。”胡晓军向记者分享他的见解,“从企业来讲,企业发展的主要手段不是自己从头开始做大,而是找到合适的发展伙伴,把我们的核心能力嫁接进去,完善自己的产业链,这需要金融知识的支持。”
 
另一方面,国内支线航空经过几年的发展,到今天已经初具规模,但是对于寻求扩张的华夏航空来说,资金仍是一个让人头疼的问题。航空产业对资本需要较大,随着公司业务快速发展,华夏航空也开始寻求更多的融资渠道。
 
为了匹配企业发展所需要的金融知识,也由于个人的发展需要,胡晓军对金融充满了兴趣。“我过去认为历史是由政治推动或社会矛盾推动,但其实很多时候是由经济推动的。我开始从宏观经济、金融的角度去理解历史,这对我自己的知识结构是一件很有价值的事。”这些使得胡晓军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清华五道口金融EMBA。
 
 
清华对于胡晓军来说并不陌生,他出生在清华园,幼儿园、小学时期都在园中度过。2001年,胡晓军就曾打算报考清华 MBA,911事件使大规模的航空瘫痪,正在美国的他无法回国参加考试,最终与清华错过。今年秋天,胡晓军终于再次成为清华的一员。“就像回家了一样,特别亲。”胡晓军这样说表达道再次回清华的感受:“幸运的是,当初的错过终于在迟到15年后得以实现!”
 
文/陈碧玉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