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正文

三年募集超十亿美金高榕资本创始合伙人张震为何四进清华

发布时间:2016-10-12 10:40:00

他曾担任著名风险投资机构IDG资本的合伙人和投资决策委员会成员,2013年底自立门户创建了高榕资本,专注于互联网高科技领域的投资,并带领高榕资本快速成长为行业内非常有影响力的VC基金。他被称为中国VC2.0的代表,曾被清科集团评选为“中国创业投资家10强”,他创办的高榕资本也多次被清科集团和投中集团等评选为“中国互联网领域投资机构10强”。他在大学期间,已经在清华获得了工学和法学双学士以及管理学硕士三个学位,却仍然选择加入清华五道口金融EMBA 2016秋季班,开始在清华的第四次学习。他就是张震,四进清华,只为了更好地把握未来大势,让高榕资本上一个更大的台阶。
 

做中国的Founder's Fund
 
成立还不到3年,高榕资本已经管理着总额超过10亿美元的6支风险投资基金,这一募资速度在中国VC历史上是一个记录,同时也获得了行业权威机构AVCJ评选的2015年亚洲VC基金最佳募资奖。在高榕的被投项目清单上,不乏贝贝网、蘑菇街、拼好货、暴风体育、华米、小米机器人、乐心医疗、Avazu、艾卡二手车金融、钱袋宝、中融金、普惠金融、量化派、云测、本来生活、蓝标电商等明日之星。在其已经投资的近百家创业公司中,约30家已经成长为细分市场的行业翘楚,有10多家企业的年销售流水超过100亿人民币,约15家公司的年利润超过1000万美元。
 
高榕资本的LP(即出资人)也是令人羡慕的,腾讯、淘宝、百度、小米、京东、分众、360、新美大、唯品会、搜狐、乐视等互联网巨头的核心创始人赫然在列,全球领先的国家主权基金、欧洲的皇室基金与养老基金、美国顶级高校基金、欧美和香港的著名家族基金也参与其中。
 
中国的一些老牌VC大多是海外品牌,管理的资金主要来自于美国或者欧洲的 “老钱”(Old money,以传统大家族为代表的老牌财团)和“新钱”(New money,以比尔·盖茨、扎克伯格为代表的互联网新贵)。
 
过去十几年中国互联网新经济蓬勃发展,财富不断累积,更多的“新钱”大量涌现,一部分成功的企业家开始有财富管理的需求。张震希望通过引入这些新经济代表成为LP,使高榕资本走出不同于传统VC基金的道路:“今天中国可能比世界上其他所有国家都有钱,民间资本雄厚,为什么不帮中国的互联网富豪们管钱?他们除了资金,还在项目来源、创业经验、行业资源、并购退出等方面拥有巨大的优势。高榕资本作为独立品牌,引入一批优秀的中国互联网企业家成为出资人,在VC领域我们是第一家系统去做的。我们要做中国的Founder’s Fund(创始人基金)!”
 
不要因为泡沫或者资本寒冬就胆怯
 
可以说,过去三年中国的互联网创业者们经历了冰火两重天的境地。先是2014年初从O2O的热潮到“万众创业”再到“全民VC”,业内一直充斥着互联网泡沫再次到来的声音。而2015年下半年之后,随着二级市场的暴跌,创业企业私募股权融资的市场又进入了一个回调和低谷期,很多独角兽企业快速褪去了往日的光环。不少创业者和投资人都在这个快速变化的市场环境中茫然无措。
 
张震对这个过程有着一些不同的看法:“一方面泡沫随时都有,至少是存在于某些细分领域,没有泡沫说明经济不活跃,不要因为泡沫就胆怯。比如1999年前后的互联网泡沫,很多创业公司死去,但BAT却都诞生于那个时期。当时整个互联网行业的投资金额不会超过30亿美元,但这些投资到了今天至少产生了3000亿美元的回报。如果把投资放到一个相对长的周期中,可以看到很多真正伟大的公司往往是伴随着泡沫诞生的。与1999年类似,这几年也有很多颠覆性的机会涌现出来,中国最出色的移动互联网和O2O公司可能就诞生于其中。”
 
在2013年底创办高榕资本的初期,张震和雷军曾有过一次长谈,“雷军对我讲,如果这个时代你不去积极参与,你连门票都没有。对于一个早期创业的公司来讲,投资失败的风险最多就是几百万美元打了水漂,但错过优秀企业的风险是巨大的机会成本,可能会错失一个十亿甚至百亿美元市值的独角兽公司,投资人应该选择哪种风险?”
 
同时张震认为,“另一方面企业不能过分担心资本寒冬,因为即使没有寒冬,你的公司依然会遇到起伏和挑战。正如冯仑所说,关注寒冬的企业都死了,不在乎的最后都成了伟大的企业。对于投资人而言,寒冬期恰是出手的好机会,因为创业企业作价大幅降低了。但是对投资阶段和被投企业类型的选择会与泡沫期的投资有很大的不同。”
 
张震对合格投资人有一个自己的独特理解:只有在风险投资行业从业超过十年,主导投资过至少一亿美元,且拿回的现金超过投出去金额的人才能称之为一个合格的VC投资人——十年是学制,代表一个经济周期,不同的阶段对投融资的影响以及对投资人能力的要求是非常不一样的;一亿美元是学费,代表接触过足够多的创业者和企业,在足够多的项目中交够学费,才能够将项目看得更清楚;拿回的现金比投出去的钱多,才表明可以毕业了,因为纸面的财富(即创业公司的股票价值)往往是靠不住的。
 
四进清华,为知大势
 
在投资领域,高榕战绩卓著,对于未来的形势和投资方向,张震也有着自己的逻辑:过去的15年可以视为互联网革命的上半场,解决的主要是互联网基础设施搭建、信息的互联互通等问题,从中诞生了BAT等巨头;而未来的15年左右将是互联网革命的下半场,其主旋律将是“互联网+”和“智能+”,这二者将促进供给侧的结构化改造,提升资源配置和利用的效率,降低人力成本不断增长的压力,并成为今后多年中国经济发展的两大重要驱动引擎。
 
另一方面,张震认为金融也具有一定基础设施的属性,因为各行各业都离不开金融,“金融+”对产业的影响巨大且深远。在研判产业结构调整的趋势,分析国家的宏观经济、金融政策时,张震仍然有很多困惑。“老清华人”张震选择再回清华苦练内功,希望清华五道口金融EMBA优秀的教职团队、系统的金融理念、杰出的同学群体,能帮助自己大幅提升金融理论与实战能力,对未来走向有更清晰的把握。“四进清华,我很期待!”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