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正文

田轩:以制度创新释放企业创新活力

发布时间:2017-08-16 11:45:00

近日,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院长助理、昆吾九鼎讲席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中国证监会第六届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审核委员会委员田轩教授接受了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专访,就国有企业改革及企业如何创新发展等话题进行了解析。田轩表示,国有企业唯有改革创新才能成功,创新激励是企业创新中的重要问题。
 
以下为采访全文:
 
中国经济时报:国有企业改革与创新是当前我国改革发展中的关键问题,如何充分释放企业的创新活力?
 
田轩:长期以来,国有企业是我国国民经济的支柱,在国民经济的关键领域和重要部门中处于支配地位,在核电、航天和高铁等一些重大科技领域成为创新的先锋。但是,国有企业在资源的优化配置、人员的激励约束及市场化经营机制方面还存在诸多问题,经营效率不高仍是普遍存在的问题。可以说,国有企业改革与创新是我国改革发展的重要问题。国有企业唯有改革创新,才能推进结构调整、创新发展、布局优化,使国企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发挥带动作用。
 
目前,国有企业改革的基本思路和路径是对国有企业功能分类、对经营性资产集中统一监管、建立以管资本为主的国资管理体制。
 
但是,当前的国企改革还没细化到基于国有经济功能定位而对每一家国企使命进行界定、进而推进国有经济战略性重组的具体操作阶段,难以实现“不断增强国有经济活力、控制力和影响力”的目标。
 
创新不仅要在技术上取得突破性创新,更要在体制机制上创新。通过技术创新在去产能过程中实现优化产能,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现产业转型升级,才能实现国家创新驱动发展的宏图大略。在从制造经济走向创新经济的同时,更要在制度上创新,释放企业创新活力。
 
中国经济时报:创新激励存在哪些问题?相关政策如何引导企业进行创新?
 
田轩:企业创新最重要的是创新激励问题。创新是长周期、高风险和不确定性的投资活动,在遵循创新活动基本规律的基础上,才能设计适当的激励工具,激励不足或激励扭曲可以说是全世界企业创新面临的难题和关键问题。
 
相对于民营企业,国有企业管理层人员存在行政安排、薪酬管理非市场化的现象,这种非市场化的经营模式不利于企业创新投资。创新激励扭曲是创新动力不足的原因,相对于私营企业,上市公司需要定期信息披露、面临市场投资者的业绩考量。分析师预测的盈利目标、债权人定期偿付本息要求、热衷题材炒作的短期投资者和随时上门收购的“野蛮人”等市场压力往往使得企业关注短期业绩,放弃长期的创新投资。
 
企业在设计激励契约时要充分考虑给予管理层足够的激励,又要考虑适当的保护,比如短期的薪酬激励与长期的股权激励相结合,具体问题要针对企业的实际情况来考虑。企业创新激励不足和创新扭曲需要从微观和宏观层面来分别考虑。从微观企业角度而言,需要设计合理的创新激励契约。而从宏观层面,创造良好的创新环境,对创新企业给予必要支持是促进企业创新的必要保障。企业创业创新与常规投资不同,需要长期投资,同时伴随着高风险和高不确定性,因此,创业创新更易受到政策环境的影响。
 
影响创新投资更重要的是政策明晰,政策稳定预期能够增加投资者的长期投资意愿;金融发展,如资本市场与信贷市场的发展水平和结构,能够降低融资成本,特别是中小企业的融资成本;年轻有知识的群体为企业创新输送必要的人力资本,土地、劳动力、资金等要素市场的建立能指引企业争取投资决策,促进企业家精神的发挥。
 
中国经济时报:企业创新与社会经济增长的互动关系有哪些?
 
田轩:企业创新是社会经济增长的内生动力。企业创新不但创造新产品、新工艺,提高生产效率,为投资者获取超额利润,提高企业价值,还通过企业创新促进产业转型升级,可以改变社会经济增长的模式。研究显示,经济增长的85%来自于技术创新。创新正成为世界各国促进经济增长的关键手段,如美国的《美国国家创新战略》、欧盟的《欧洲2020战略》及我国十八大报告提出的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都已将科技创新上升到国家战略的高度。
 
综合世界各国来看,虽然我国企业创新能力不断提高,创新型企业不断出现,但创新质量不高的问题依然严峻,对经济增长的促进作用还有相当大的发挥空间。
 
来源: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
编辑:PANDA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