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正文

朱宁:房价波动可能将影响银行资产质量

发布时间:2017-08-25 10:17:46

近日,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副院长,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泛海金融学讲席教授朱宁在出席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时接受了中国财富网专访。朱宁指出,目前金融风险的突出表现之一,就是银行资产端的资产质量。由于商业银行资产规模大幅增长的背后是房地产资产作为支撑,当房价面临调控而出现波动时,就有可能对某些银行的资产质量造成影响。
 
朱宁表示,认为金融业坏账率存在低估的说法有一定道理。银行不良率是一个重要的流动性指标,但判断金融风险不能仅盯着不良率,而是要注意防范可能造成系统性风险的因素。
 
对于地方债务问题,朱宁认为要准确评估中国的地方债务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国际经验上看也是如此。但或有债务问题需要得到重视,原因在于,过去几年即使经过地方债务置换之后,或有债务积累的迹象还是比较明显。有很多债务可能换了一个科目或者换了一个形式,在其他领域以或有债务的形式继续出现。
 
以下为采访内容
 
中国财富网:近期,中财办点名提到中国经济的几个“灰犀牛”风险,具体到金融领域,您认为突出的风险点有哪些?
 
朱宁:金融领域的风险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第一,银行资产端的资产质量。过去一段时间(尤其2016年),商业银行资产规模增长幅度比较大,这背后是以房地产资产作为支撑。但是目前房地产行业面临着调控,房价有一定的波动,这是否会对某些银行的资产质量造成影响,进而影响它的流动性,就需要进一步观察。银监会已经开始了这方面的相关排查。
 
第二,债务问题,包括企业债务和地方政府债两方面。债务和投资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债务作为一种融资方式,如果用好的话,可以发挥弯道超车的作用。但如果增速太快或者利率太高,会对今后的发展形成很大的压力。这是金融领域很现实的问题。
 
第三,系统性或者宏观审慎的风险。这个就更复杂一些,因为涉及到的不仅是任何单个金融机构的风险,而是金融机构加总之后带来的系统性风险,乃至对金融的长治久安带来风险。近期,监管层对海外收购兼并、商业银行的表外业务、资本市场非法操作和内幕交易等进一步加强监管,虽然看起来只是在微观层面发力,但最终目标是为了保证宏观的审慎安全。
 
中国财富网:提到银行的不良贷款,从目前情况来看,不良率仍在可控范围之内。但是也有观点认为,目前金融业的坏账率存在低估,很多高风险的信贷隐藏在表外。您认为这种说法是否有道理?
 
朱宁:这个说法有一定的道理,有三个方面的问题必须要考虑。第一,不良率其实是一个动态指标。目前银行业不良率确实比较可控,但必须要意识到,这很大程度上与2016年房价上涨有关系。由于抵押品或者资产质量比较高,所以就没对不良率没有产生很大的冲击。一旦房价出现调整或者横盘,就可能会对银行不良率造成影响。
 
第二,银行贷款按风险程度可划分为五类,在技术操作层面上,各个类别的贷款可以有微观的调整手法,这就为不同资产的风险评估和不良率的统计,带来了一定的操作空间。这就有可能出现不良率被低估的情况。
 
第三,从整个宏观审慎监管体系来讲,无论是监管方面还是商业银行,都有较强的内在动力来尽可能压低银行不良率,因为这对银行在监管者心目中的形象,以及银行今后的发展都会产生影响。一旦不良事件发生,银行业会采取处置不良的方式,比如说通过资产证券化的方式逐渐化解。这个过程中,短期的账面数据是比较好操控的。所以,对银行不良风险的考量,核心还是要从宏观审慎风险、对金融体系乃至整个经济的影响角度来看。
 
对潜在的不良风险而言,无论是从银行表内到表外,或者从一家银行移到另外一家银行,或者从银行体系转移到非银行体系之后,这种风险都并没有消除。从这个意义上讲,不良率是很重要的指标,但在过去一段时间内外界对它的准确性和可靠性产生了一些疑问。这就要求不能仅盯着不良率,而是要注意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
 
中国财富网:针对地方债的统计口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中国政府的看法不完全一致,那么如何评估地方债务问题才是合理的?
 
朱宁:去年我出版的《刚性泡沫》一书中有一个核心观点,地方债、资产价格和杠杆率,这三者之间有非常紧密的关系,同时这三者很大程度上都依赖于影子银行,很多是同一个问题的不同表现。过去两三年我一直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合作,如何更好地了解中国的债务问题,如何更好地化解金融风险,我有两个想法。
 
第一,各国的主权债务或者地方债务要有一个特别准确的估算,都不容易。回想2009年欧洲债务危机,当时欧洲所谓发达国家对于自己的主权债务都没有给予很准确的度量。中国是一个大国,而且正处在一个经济转型的阶段,准确评估地方债务就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觉得中国官方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或者其他商业机构,按照不同口径得到不同统计数据,这一点其实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第二,如果说对地方债务有所担心,体现在两方面。首先,无论侧重于哪一方的统计数据,国内的整体杠杆率和债务率仍然在上升,这种趋势并没有完全扭转。前几年有一种观点认为,国内的债务问题不必太担心。这是由于国内的很多债务是投资性债务,投资在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上,今后经济发展得好,就会带来正向的外部性。这个说法总体来说是对的。不过,随着中国债务进一步增长,就必须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现在很多债务积累的时候,即使考虑到经济的外部性,也未必能够产生足够的现金流来覆盖债务压力,这点是要关注的。
 
因此,采用积极财政政策或者基础设施投资建设的同时,也还要算算经济账和投资账,尽可能通过市场的途径、市场标准来达到那些目的。
 
其次,就是或有债务及或有责任。我们都知道,或有债务是一个相对不太客观的定义,有很大主观的成分。过去几年即使经过地方债务置换之后,或有债务积累的情况还是比较明显的。有很多债务可能换了一个科目或者换了一个形式,在其他领域以或有债务的形式继续出现。目前由于针对传统金融业务的监管持续加强,或有债务会不会有进一步发展的趋势,我的看法是有所保留的。
 
来源:中国财富网、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
编辑:PANDA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