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正文

APUS CEO李涛:未来中国将成为全球最大的数字商品生产基地

发布时间:2016-03-24 18:29:00

2016年3月24日,清华五道口金融EMBA 2016春季班开学模块的扬帆启航仪式上,APUS CEO李涛作为新生代表发言,分享了他的金融创新感悟和供给侧改革实践。
 
 

 
李涛作为信息技术领域的优秀创业者代表,他所创立的移动互联网企业APUS GROUP在海外市场低调而迅速地扩张。截至2016年3月,产品覆盖超过9亿用户,遍布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全球第七大移动应用。2015年3月起,APUS GROUP成为全球第五大应用开发者,获得1亿美元的B轮融资额,估值超过15亿美金,被《纽约时报》誉为亚洲的独角兽公司代表。
 
李涛现场发言如下:(有删改)
 
非常感谢五道口给我这样一个机会,跟大家分享我们公司在中国互联网国际化的这个道路上探索的一些经验。
 
APUS发展简介
 
APUS是一家非常年轻的公司。我曾在互联网行业工作了近17年,2014年6月份辞职创办了这家公司,到现在为止公司只有20个月的历史,虽然APUS很年轻,但是它增长的速度非常快。
 
APUS是一家致力于在智能手机上做用户系统。过去20个月里,我们的产品在海外超过了9亿用户量。截至到2015年年底,我们在全球(除中国以外的全球市场)有超过7亿的用户,现在的用户量已经达到了9.2亿。
点击查看源网页
 
中国互联网国际化
 
 随着全球互联网的发展,互联网将会对传统领域产生非常巨大的影响。同时互联网也会和传统产业结合在一起,对垂直产业产生新的冲击。
 
我在2014年6月份创办了这家公司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在2014年下半年开始,整个中国乃至全球的互联网产生了一个新的巨大的契机,即中国互联网在这段时间发生了一次巨大的变化:到2014年上半年第二季度,中国互联网的总用户数其实已经达到了将近9亿,中国有13亿的人口,我们判断未来整个中国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用户大概会在10到11亿左右, 9亿意味着这个市场已经接近于饱和。
在这个节点上,中国互联网向何处去成为摆在所有互联网从业者面前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当时我们判断互联网行业有两个很重要的方向:
 
方向一:向垂直领域深化,就是进入到所有的传统领域,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有很多这方面的讨论。
 
方向二:中国互联网的国际化。
 
我们公司就是在这个时点上创办的。而且APUS的创办及在海外的高速扩张引领着整个中国互联网的出口潮。2015年下半年因为经济的问题大量的O2O的公司倒闭,这时中国互联网绝大部分文化从业者都把目光转向海外市场,这一点也正好印证我们在2014年下半年所做的判断。
 
我们把全球互联网市场分为美国市场、中国市场和中美之外的新兴国家市场。其中中、美市场是两个非常成熟的市场,而且都有非常强大的技术和创新的能力实现自给自足。但是中美之外的新兴国家市场,包括从南美到东南亚、南亚、中东、俄罗斯乃至于最遥远的非洲,都比中国和美国落后2到5年。
 
中国不仅仅拥有非常领先的技术和创新能力,而且有强大的互联网开发群体,拥有非常强的竞争意识和服务意识,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们判断未来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将会在海外的竞争中远远超过美国的互联网企业。而海外的这些新兴市场,比中国和美国落后2到5年,他们本土的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还没有成长起来。由此我们对未来的20到30年中国的经济有一个基本的判断,即过去40年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生产加工基地,但在未来的20到30年,中国将会成为全球最大的数字化商品和互联网产品的生产、加工以及输出的基地。正是基于这个判断,在2014年的6月份我们创办了这个公司。
点击查看源网页
 
中国互联网的三个重要节点
 
节点一:1998到2006年,中国互联网处于海外企业特别是欧美互联网企业在中国的扩张期,中国本土企业作为代理。
 
节点二:2006年到2014年,中国本土互联网公司快速崛起,并且形成巨大的影响力和冲击力。
 
节点三:从2014年第二季度开始,中国互联网开始出现了分化的走向,一个是向垂直领域O2O,另外一个是国际化。这两个分化到2015年的下半年,又重新地统一起来,不仅要向国际化,而且要裹胁着中国的传统产业、裹胁着中国的传统电商和O2O的产业,向海外扩张。
 
中国之所以能够在这个时点开展国际化、并快速地成长起来,跟中国的大背景有很大的关系。实际上中国政府在很早就开始推出走出去的战略,甚至在一带一路推出之前,就已经开始有了走出去的战略,后来习主席把它总结为“一带一路”的基本国策。
 
中国的人口红利正在快速地消失
 
并不是说我们的人员会减少或者人员消费能力会降低,而是人民消费能力的增速在降低,新用户在减少。以互联网代表,可以看到中国互联网的新增用户市场已经变得非常小了,每一家互联网企业都是在一片红海(甚至血海)之中进行厮杀、拼搏才能成长起来甚至活下来,所以我们的人口红利正在消失。
 
初级经济模式的用户基本饱和了,在传统经济、互联网经济、新知识经济等这些初级的服务和经济模式,对用户来说都不再有吸引力。在互联网里面,已经有越来越多产生新增值的经济模式,包括在传统领域,为什么会有O2O,都是因为需要服务更好、体验更好的高级经营模式来满足用户的基本需求。
 
同时,在传统的经济领域中国的竞争力正在下降,从而出现新的产业更新和结构化调整,如果我们走向海外,有更多的机会。比如上海青山有好很多的服装企业,其中有一家5万人的服装厂已经把其中的3万人全部移到了印尼的万隆,如此成本可以降低25%到30%,这就是整个中国的产业更替和结构化。
 
这个在互联网上的表现是什么呢?中国的互联网将来会出现“知识青年蓝领化”的现象,换句话说就是中国互联网将会出现越来越多的BAT这样的垄断巨头型公司,会产生非常多的程序员、技术人员、白领,他们将会定格在大企业中的某一个环节,实际上已经成为了写程序的蓝领工人,这是中国互联网发展的必然,经历过这个必然,才会出现互联网经济的二次创新。
 
中国互联网到海外去的优势
 
一、技术领先
 
不管是在产品、理念和创新模式上,中国比东南亚、包括南美、中东、俄罗斯等国家的互联网行业领先了2到5年,比美国互联网基本上只落后三分钟(但要想赶上美国的这3分钟差距,恐怕要花25到30年)。
 
但是如果说从现实的角度来说,每一个全球互联网的创新、每一个新的技术出现,在中国都可以快速地出现这种学习者、跟随者、仿制者,进入中国以后会有大量的微创新、产品的创新、商业模式的创新,从而把它们重新改造,变成一个更加适合市场的互联网产品和经济。
 
二、中国互联网企业竞争力强
 
同时因为中国互联网企业是在一片血海中厮杀出来的,所以说中国互联网企业竞争力是非常强的,也非常地有服务意识,全球很多国家都没有太多的互联网企业,特别是在移动互联网领域,他们本土的互联网企业非常少,他们在用谷歌、Facebook、推特、亚马逊,他们的应用就是这些,你能发现一个印度人、一个中东人、一个南美人,甚至一个俄罗斯人,他们用的推特、facebook、谷歌、亚马逊都跟美国是一模一样的,这恰恰说明了美国互联网巨头的本土和服务意识是不够的。
 
三、极强的本土化意识
 
在过去的这一年到18个月的时间里面,中国互联网企业在海外快速地扩张,恰恰是因为中国互联网企业有极强的这种本土化的意识、极强的服务意识和竞争意识。Googleplay的排行榜,包括Appstore的排行榜,超过40%都是中国互联网的企业提供的产品和服务。这在过去,在18个月以前是根本不可以想像的。
 
正是因为这样,中国的互联网在未来的10年、 20年、30年,将会成为全球最大的数字商品和互联网产品的这样一个输出基地,同时伴随着一带一路,中国互联网向全球输出的不仅仅是传统的经济,还有中国的产品,还有中国的技术、创新,乃至于文化。
点击查看源网页
 
中国互联网国际化打法的总结
 
 一,发掘本地化用户的刚需和需求。中国互联网企业(包括BAT)能够取得今天的成就,最重要的是在早期跑马圈地的时候,甚至到后期深耕细作的时候,都能够不懈地捕捉新的用户,捕捉用户新的需求。
 
二,本地化:一定要把本地化的产品、体验和服务做到最好。
 
三,中国的互联网企业无论是一个经典的互联网企业还是一个与传统相结合的互联网企业,如果要到海外去,一定不要丢掉像Facebook、谷歌、亚马逊这样的大互联网的巨头和平台。因为他们已经在全球完成了巨大的布局,可以快速地把你引到全球互联网的每一个角落。
 
同时,在未来的新兴市场国家的互联网行业里,除了已有的工具类、平台类的互联网企业到海外去,未来12到24个月里面,新的互联网经济、新的互联网形式也在出现,包括了重运营的,比如说新闻的服务、阅读的服务、视频的服务、音频的服务、游戏的服务,还有轻运营的,比如电商的服务。
 
这些产品和服务更多地是由本地化的运营执行的,这会成为未来24个月里面,中国互联网向海外扩张的的下一个主流或高潮。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正是希望打造APUS系统的这样一个平台,为所有的包括电商、游戏、影视、音乐、新闻的互联网企业及中国传统的企业利用互联网出海,希望能够打造一个平台,把APUS的用户、流量导给我们的合作伙伴,从而打造一个基于APUS的生态系统。
 
从2014年6月份创办公司,2014年7月份发布平台,然后在过去的19个月里面快速增长。APUS希望成为中国互联网公司到海外去的一个桥梁,真正帮助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到海外去,同时也希望能够帮助更多的中国的传统经济、传统的企业利用APUS的平台,利用APUS的用户和流量,走到海外去。
 
谢谢大家!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