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正文

中科金财朱烨东:从50万到500亿

发布时间:2017-05-02 17:35:00

    
        “三下四上”,这是清华五道口金融EMBA 2014秋季班学生、中科金财董事长朱烨东对自己二十余年商海沉浮下的注脚。  
 
        尽管刚刚结束美国的行程,朱烨东在访谈中仍显得精力充沛。中科金财位于北京海淀区的唯实大厦,朱烨东位于10层的办公室干净而简单。城市的生机勃勃与春日的和煦阳光,透过两面毫无遮掩的落地窗玻璃墙,正不断给这家成立14年的科技公司带来温暖的活力。很难想象,2003年成立的中科金财,注册资本只有50万元,而2015年时,市值一度突破了500亿元。

  朱烨东的办公室中有一只他专用的热感应马克杯,上面印着家人与年轻时的照片。随着热水的注入,画面慢慢变得清晰。

  一同清晰的,还有他娓娓道来的那段不为人知的波澜经历。

  吃一堑,长一智,吃三堑,就上市

  1993年,朱烨东从南京理工大学计算机系毕业仅两年,就和朋友一同创立了一家软件公司。在他的讲述中,这是第一次“一上一下”。

  朱烨东来自于一个颇具传奇色彩的家族。著名学者诗人柳亚子是他祖母的姐夫。祖父是建国前著名的教育家,以及当时全国初高中课本的主编,学生包括了曾任台湾地区领导人的严家淦。他的父母都是北大教授,父亲更是当年的北大状元生。此外,如华裔神探李昌钰等一些海外知名学者也都来自于他的家族。

  对于拥有北大政治经济学博士头衔的朱烨东来说,学术基因显然影响着他,但拿他自己的话来说,从一开始,“身上就流着创业的血”。

  所以,尽管毕业后随即在北大方正找到了一份可以说令人羡慕的工作,但仅过了两年,他还是决意辞职,下海创业。

  因为在大学时打工卖过电脑,创业对朱烨东来说并不是完全陌生。又因为中关村(8.49 -1.16%,买入)良好的创业气氛,朱烨东和他的朋友们,选择的第一个创业方向,就是软件开发,确切的说,是做当时英文版Windows系统的汉化。在一开始,似乎还相当成功。

  “我和新浪的创始人王志东相熟,就是从那时开始。当时,大家都在做汉化Windows产品,虽然我们的公司规模不如他,但技术水平也不弱,因此之后就在谈合作并购。”这段最终失败的创业经历,对于现在的朱烨东来说,已经成为了有趣的回忆,聊起来的时候,脸上始终洋溢着笑意。“后来的结果你也能想到,微软宣布推出中文版,我们的公司就倒闭了。

  “这算是我创业路上收获的第一个人生经验:创业千万不能与巨无霸驶在一条车道上。巨无霸碾压你基本上就不需要跟你产生竞争,开个发布会你就倒了。”朱烨东说。

  也许正是这段让当时的朱烨东心有戚戚的经历,促使他下一个创业方向,选在了一片谁也没涉足的全新领域。这一次的“上,下”,与前一次相隔的时间并不久,有些时间上,甚至是重合的。

  “我本科的专业是学计算机软件,具体是做模式识别。大学毕业两年,我和一个同学做了一个发明专利,现在想起来还是蛮创新的。”朱烨东介绍,这项发明专利是通过将军事中运用的智能处理系统民用化,用以自动识别银行印章的一整套系统

  谈起这件发明,朱烨东自豪之情溢于言表。“这套系统在全世界都算是第一,国内大概95%的市场都是我们的。而做成这项专利的,就是两个刚毕业的大学生。”

  那时的朱烨东,开始在全国银行系统推广这套系统。由于是填补了技术空白,又恰好满足了当时国民经济亟待高速运转、银行业从纸质票据向电子票据转变过程中的迫切需求,他依托这项技术的创业公司迅速发展起来了。

  “也许就是因为发展的太快,内部产生了纷争,股东有了分歧,后来公司也就解散了。”当这次经历的话题进入尾声时,朱烨东就显得没那么轻松了。对于详情,他并不愿意多谈,唯一感触的是,这段往事,在他创业积累的经验簿上,又重重的加上了一条“对合伙人的重视”。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对这次经验的体悟,在随后的谈话中不时出现。感觉的出,是深深印刻在了他而后人生中遵循的,诸如“投资其实就是投人”等商场哲学中。

  朱烨东的第三次“上,下”,其实也是最令人好奇的一次。在对他简历的了解中会发现,他在第二次创业失败后,就进入了北大青鸟工作。事实上,他也在其中做到了很高的位置,取得了令同行称道的成就。最后为什么还是离开,选择了自己创业?这也是金融界网站《创富记》栏目在交谈中对他提出的第一个问题。

  对于这段经历,朱烨东的自我评价是,“就是折腾半天,业务是做起来了,但是从经营企业和个人成长的角度来讲,没有获得成功。”

  而在被问到为什么会选择离开当时那样一个高位、高薪、未来稳定的环境时,朱烨东除了表达对创业的热爱之外,还说了这样的话:“我发现自己可能更关心的是产品、创新、技术。在处理和领导关系上,情商就没那么够用了。

  三浮三沉,此时可以说相当失意的朱烨东,完全想不到自己未来会拥有一家上市公司。但也就是在这三浮三沉之中,让他得以沉淀经验,历练眼光,看清了前方的道路该怎么走与向哪走。

  “这三次失败确实让我吸取了很多教训,其中重要的一条就是,必须得做一把手,自己说了算。这样的环境,才能让我全身心的去做工作,做经营,做创新。”朱烨东说,“所以此后我对后进的投资人都有一条要求:不对赌,不参与经营,给创业团队一个比较宽松自由的发展环境。”

朱烨东与夫人——清华五道口金融EMBA 2014春季班学生、中科金财总裁沈飒 
“12年后我还了他10000倍”

  “三上三下”之后的朱烨东,在2003年成立了中科金财。

  成立初期,中科金财的生存发展十分艰难。艰难到了哪种程度?朱烨东描述为“一没资金,二没产品,三没客户”、“一个在IT行业里非常传统的系统集成企业,我们叫码农”。同时,中科金财还要面临市场中刺刀见红的激烈竞争。

  “按照我现在做投资人的逻辑,我都是不会投资的。”朱烨东说。

  这里有一个有趣的小细节。中科金财成立时,注册资本为50万。据坐在身边朱烨东的夫人,中科金财总裁沈飒回忆,其中有30万是朱烨东一位同班同学的投资,而另外20万则是她父亲的投资

  当时的朱烨东,不但不是富翁,甚至还欠有外债。在这样的情况下,朱烨东开始筹建中科金财。

  “我当时就和我父亲讲,我认为他是个潜力股,我说投资他现在肯定没问题,不但我得投,以身相许,你也得投。所以就从我父亲那里拿了20万投给他。”沈飒笑着说。

  “12年后,我还给了他1万倍。”一直依坐在沙发一角静静听着妻子说话的朱烨东,说出这句话时,脸上露出了整个谈话过程中唯一一次得意的神情。

  将手中的公司带向成功与在岳父面前证明自己,究竟哪一个更令朱烨东得意并不可知。但能知道的是,“我还给了他1万倍”,并不像说说的那么简单。

  首先,在公司的经营管理上,朱烨东做了深刻的思考。

  “从一开始采用IBM的矩阵式管理,到其后通用电气的六西格玛,以及平衡计分卡、稻盛和夫的阿米巴经营,所有中西最顶尖公司最顶尖的管理方法,我们都用了个遍,结果曾经一段时间差点把公司搞垮了。”朱烨东回忆,“后来发现还是我们自己摸索的这套多层合伙人制,最有效。自此整个公司就发展得非常顺利了。”

  朱烨东笑称,从此以后他的业余爱好就变成了给企业家上课,将这么多年遇到的挫折和经营过程中的感悟与经验,分享给他们。

  “我觉得真正能够把自己的成功的一些干货,一些真实的经验教训分享给这些还没成功,但有创业意愿和梦想企业家和年轻人,是我的一个人生追求。”他说。

  说到这里,不知是不是不自觉进入了教授的角色中,朱烨东忍不住开始讲起了他在管理理念中的一个新颖观点。
  “我认为,企业员工执行力就是一个伪命题,员工从来就有执行力。员工加入公司的时候,从来就是满怀希望、信心的,只会被公司的环境、氛围、不称职的领导一点点打击的没有了热情,所以才没有执行力的。”朱烨东认为,如果在员工身上看到的问题,不从领导身上、管理结构上找原因,那无论参加多少执行力培训,都是毫无用途的。

  “所以我们现在摸索出非常好的一套制度,就是把企业的经营权、收益权,都分给我们的团队。”他说,“只要你有奋斗精神,我们就不是金钱关系,我们就是合伙人,我们是共同去创造一件对社会有贡献的实业。这就是我们的企业文化与价值观,而管理模式、运营模式、投资模式也完全与此是相匹配的。”

  从竞争异常激烈的传统集成企业,转向高速发展的互联网银行运营商这样一个蓝海市场,在中科金财的企业转型升级过程中,朱烨东也有一套足以依仗的方法论。

  “只有公司的创始人与在一线的核心团队才能接触到客户的核心决策人,咨询公司是做不到的。”朱烨东强调。而在与这些核心决策人、投资人、研究员、监管层接触的过程中,中科金财摸索出了一套判断分析信息的方法论,从而才能获得未来发展的核心:对行业发展方向的提前预判。

  “根据哈佛最新的研究成果,21世纪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就是,找到客户未被发现与满足的刚性需求。”他说,“中科金财有很强的整合资源与预判市场的能力,这样才能做到好像每一步都踩在了市场的点子上。”

  在朱烨东的脑海中,对未来发展蓝图的勾勒从未停止,中科金财的发展,也正一步步按照蓝图的规划前行。

  对未来,朱烨东有三点基本的判断:传统金融机构的互联网化将是主流、金融科技是大发展趋势,以及资产证券化将大有可为。

  “我们现在主营业务是资产证券化。美国的资产证券化率是当年GDP的60%,英国是15%,中国只有1%,市场空间巨大。同时,在经济下行期,资产证券化是一个很好的去杠杆工具。因此,未来在中国将有很大的发展前途。”他说。

  “当今最优秀的商业模式就是大规模个性化交付,企业谁能掌握了大规模个性化的管控技术,谁就竞争中获胜。”对于后进创业者们,朱烨东表示,只要用客户的视角去探求真正的需求方向,那么市场将“永远广阔,一辈子广阔,无限广阔。” 

  想同时做好老板、好丈夫、好父亲?不是那么容易的

  这次金融界网站《创富记》栏目与朱烨东的交流,是与他的夫人沈飒一起进行的。

  可以看出,夫妻间十余年培养出的默契感十足。一方说话时,另一方只会在一旁凝视静听,从未出现话音重叠的时候。除了时不时的眼神与小动作交流,偶尔对对方的回答与补充也恰到好处。

  在有些相信命运的沈飒心里,对于目前的生活一直抱着感恩的心态,对于一路走来的艰辛,也同样依然历历在目。
  从中科金财上市的招股说明书中可以看到,在上市前,朱、沈二人已经将房子、车子等全部抵押,用作给公司的担保。当被问到是否会对未来产生担心时,沈飒的回答几乎毫无迟疑。

  “我主要相信他。”

  对于沈飒来说,中科金财是朱烨东的梦想,而她,是支持丈夫的梦想。

  从两人的话语中可以得知,在共同的事业中,朱烨东的自我定位是战略决策、冒险进取,而沈飒则是实际执行与安土守业。

  “其实我们俩特别互补。”朱烨东笑得很开心。

  当然,偶尔在一些细节方面,两人还是会产生一些分歧。比如,沈飒相信应当像培育孩子一样培养团队,刚柔并济,因此有时也会与朱烨东较强硬的思路相违背。

  夫妻共事中,如何平衡商业身份与家庭身份,不让两者间相互产生负面影响,肯定不会像谈笑间说的那么容易。沈飒表示,除了公司中角色定位清晰外,他们之间有一个小窍门,那就是绝对不将工作带入家庭

  对于沈飒来说,也有她付出心血的事业。

  “我的两个孩子就是我100%的生活。”作为一位母亲,谈起孩子,沈飒总有说不完的话,从中西方教育均衡,到兴趣培养方式。而在是否愿意孩子继承事业方面,沈飒则笑着看着丈夫说:“我们家的老大已经‘明确表示’要接班了,还提出将来不会像他爸爸那样管公司,对多层合伙人制会用的更好。”

  家庭与事业的平衡是社会永恒的话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与做法。坐在沙发上笑看着妻子讲孩子趣事的朱烨东,也在随后诉说了自己的经验,并不忘叮嘱到,这是他真实的看法,可以“写在文章里向广大男同胞推荐”。

  “一个事业型的男人,对家庭造成的伤害很大的。基本上关心、陪伴家人时间是很有限的。如果你把股份、房产、车,一切财产存款都写妻子的名,给她是一个巨大的安全感,她也更容易理解你。”朱烨东说。

  打开中科金财的大股东列表,只有沈飒一个人在第一的位置。朱烨东的名字却是哪里也找不到的。

  看来,想同时做好老板、丈夫、父亲的多重身份,真的不是那么容易的。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