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正文

西部证券总经理何方:资本的力量与金融的情怀

发布时间:2019-06-25 14:56:20

2019年6月20日,清华五道口金融EMBA 13期(2019级)入学启航仪式举行,130余名来自全国25个省市地区的行业领军者齐聚青岛,共同开启全新的金融EMBA学习生活。

 

金融EMBA 13期(2019级)汇聚了新经济发展不同领域的领军者们,三位来自不同行业的代表学生站在金融、创新发展的最前沿,与大家分享了他们对科技创新、智能转型的思考。西部证券总经理何方作为在金融业深耕近20年的金融从业者,分享了他对资本的力量和金融的情怀的思考。以下为发言全文:

 

 

 

尊敬的院长、各位老师、亲爱的同学们,大家上午好!

 

很荣幸有这个机会能代表金融行业的同学站在这里发言,那么首先我们还是要感谢学校,把这一次开学仪式放在美丽的海滨城市青岛。

 

昨天各位同学从不同的地方齐聚到这里,同学之间见面以后有一种自然的亲切感,所以昨天晚上我们也进行了很多的交流。在和几位同学交流的时候,大家的话题都会涉及到民营企业的融资、中小企业融资的问题,以及在这当中碰到的困惑和困难。所以今天我想就“资本市场促进企业发展”这个话题,谈一谈自己的思考。

 

由于时间有限,今天没有办法在一些技术性的细节进行展开,更多会对政策做一些展望,所以这个就是我今天分享的主要内容。

 

我们来自于不同的行业,但是今天大家能齐聚在这里,我们都要感恩我们处在一个不凡的年代。1978年这是一个伟大的原点,因为在这之后中国经济开启了快速增长40年的历史。1990年同样是无法忘记的,因为在1990年年底,上海、深圳两个交易所成立,中国资本市场诞生了。在这之后,我们看到有一批中国优秀的企业,在这里上市、融资,进入资本市场,发展得越来越大,甚至走向世界。包括最早的万科、格力、腾讯,以及到近10年我们所熟知的爱尔眼科、海康威视、比亚迪这样优秀的企业。当然,我们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在这个过程当中也是历史过程的重要参与者、见证者和推动者。

 

经过了过去三四十年的快速发展之后,我们现在面临着更多内外部的新挑战。从内部来讲,我们的人口红利在渐行渐远,因为从劳动力人口占比来讲,2010年之后,我们的劳动力占比在持续下降。投资的回报率也没有办法持续提升,技术进步的有限也使得我们全要素生产率面临着很大的压力。

 

同时,在这样一个本该处在调整期的时候,我们的竞争对手也给我们增加了新的外部压力。这两年在贸易条件,包括技术限制上,给我们很大的压制。这就是经常说的“修昔底德陷阱”。

 

现在大国博弈是我们无法回避的一个现实。中国有一句古话叫做“知己知彼”。那么首先我们来看一下我们竞争对手的情况。我们把时间轴拉长,看一下美国在过去100多年当中资本市场和经济发展的关系。可以说在过去100多年美国经济发展的过程当中,美国的资本市场从来没有缺席过经济的繁荣。不管在工业经济时代,还是在我们当今的科技互联网时代。

 

这里有两个案例:第一个,在工业经济时期,美国钢铁公司的成立是借助于摩根大通对卡内基钢铁公司的收购,并在此基础上兼并了多达700多家的中小企业,才成立了在当时这样一个钢铁巨头。第二个是在当今倍受瞩目的特斯拉。特斯拉上市以后并不盈利,但是依然可以依靠美国的资本市场融资超过200亿美金。没有这样的资本支持,我们可以想想它新的车型是否可以预期量产?

 

我们的资本市场到现在也快30岁了,当然它很年轻,但是也取得了非常卓越的成就。从市值来看,我们现在已经是全球第二大的资本市场。但是从市值的规模来比较,我们和美国有显著的差异。

 

首先从结构上看,A股市值占比最大的是金融行业,但是美国占比最高的是信息技术业。大家都知道信息技术行业是最能体现技术创新和技术力量的行业,在美国的市值占比接近25%,而我们中国只有大概10.2%。

 

不光是数量上的差别,我们看一下两者盈利的能力。美国的新技术行业ROE达到25%,我们7%。如此大的差异,足以说明我们在产业链上不同的位置、技术能力,以及我们在关键产品上定价能力显著差异。

 

第二我们可以看一下两个市场十大上市公司市值的比较,这个就更加一目了然。在A股我们更多的还是传统行业,以金融、粮油和白酒为主。虽然现在很多金融企业已经说我是靠科技驱动了,但是在一定时间内还很难摆脱对资本的依赖,美国的前十大公司半数以上是科技创新类的企业。

 

那我们中国有没有科技创新类的企业?这个答案是肯定的,一定有,而且有非常杰出和伟大的公司,就像我们所熟悉的腾讯和阿里。当然本次13期的同学有来自阿里的同学,我想在这里还是应该对这样的优秀企业来表达敬意。

 

为什么这样的企业没有能够在我们的A股市场上市呢?我想这有几点原因:第一,传统的金融体制是以间接融资为核心,对于这些科创类的公司在高速发展的初期,很难提供必要的金融支持,包括融资。

 

第二,我们的上市制度不够包容,比如说差异化的投票权,这个在A股没有办法实现,所以这些本来为数不多的公司不得不远走海外,到香港、美国上市。

 

此前,让我们国人瞩目的科创板终于落地拍板,这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事情。首先我们可以看一下这个诞生的过程,一项重大技术从孕育到落地用了大概220天的时间,而之前我们的创业板耗费了近10年的时间。在这背后一定是体现了国家的战略和力量。

 

对于我们目前处在内外部压力聚焦的时代,我们必须回到以科技引领发展,通过改革推动发展的道路上,这样才能保证提升国内经济的内生增长动力,从而实现可持续的增长。所以从历史意义上来讲,科创板落地的意义不亚于2005年中国股权制改革,其对未来中国资本市场有着重大影响。

 

科创板的核心其实是实现了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注册制,同时实行严格的退市的制度。简单地说就是好的孩子你可以快点来,不好的学生我请你快点走。而且我们看到在上市条件上,有了更丰富、更多元化、更包容的制度。原来我们的审核制度是以盈利,持续盈利、盈利规模为核心,现在的上市制度我是以市值为核心,从10亿到50亿,针对不同的条件。你没有盈利没有问题,你甚至没有收入也没问题,只要你有核心的技术,你的能力达到条件,依然可以跨入到这个门槛。

 

到底什么样的企业真正能够符合科创板上市的条件?在上市指引当中,科创板条件用六个是否进行了一个简单的概括。分别是从核心技术、研发能力、研发成果、竞争优势、市场模式、业务定位,这六个方面来考量企业的科创的能力。

 

而且应该说一些重要的行业,包括互联网、云计算、人工智能、高端装备,这些对未来国民经济有重大牵引能力,包括对传统行业有强大赋能力量的行业,在这里都会成为科创板关注的重点。我想随着这种发行制度的改革,中国的资本市场在未来会成为真正的晴雨表。

 

其实在回顾历史过程中,我们发现资本力量没有缺席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那么在未来随着开放和改革,相信我们的资本市场会为中国优秀企业家和优秀企业提供更广阔市场。

 

最后我想说很多行业都有自己的情怀,那么我们金融行业从业者除了进取心、逐利性,是不是也该有像《肖申克的救赎》里Andy这样的微笑?在金融危机之后,罗伯特·希勒教授出了一本《金融与好的社会》这本书,作为对我们全行业的一个反思。我想当阳光照进现实,回归本源,金融的本质是一种资源配置。如果是这样的话,提升整个社会的经济效率和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就是它与生俱来的职责。那作为一名五道口人,我们更是责无旁贷,以上就是我的发言,谢谢大家!

分享文章: